牛魔王四肖选一肖

从复兴中路文化广场、陕南邨出发去复兴西路卫乐精舍、玫瑰别墅

时间:2020-06-27 18:3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这是源源组织的第三次Citywalk行摄活动,和第二次一样,风雨无阻,当我们集中在复兴中路、陕西南路口文化广场老牌坊下,小分队里,年纪最长的李老师告诉大家,这里对她和Susan来说太熟悉不过了,因为改革开放初期,她们进入可口可乐公司(申美饮料)工作,就...

  这是源源组织的第三次Citywalk行摄活动,和第二次一样,风雨无阻,当我们集中在复兴中路、陕西南路口“文化广场”老牌坊下,小分队里,年纪最长的李老师告诉大家,这里对她和Susan来说太熟悉不过了,因为改革开放初期,她们进入可口可乐公司(申美饮料)工作,就是从这里,工作日天天班车坐去闵行,Susan说,坐了八年,李老师接着说,一直到退休。

  那天功课没做好,没介绍。此地和住在隔壁的小马立师(Henry E. Morris, Jr.)有关,他是逸园赞助商,德和洋行和《字林西报》都是他家的,他倒是没有将建筑设计的活给自家人干,请的是法商营造公司(MINUTTI, RENE的Minutti & Co. ),从建筑设计到土木工程总承包的,MINUTTI. R.也是Auditorium,回力球场的设计师之一,合作设计师新马海洋行,如下括弧里的内容很严谨,他为义品行建造赛华公寓仅仅作为技术咨询顾问,瑞华公寓门口“优秀历史建筑”铭牌上写“设计”不太准确。

  源源组织的第一次Citywalk行摄活动是从瑞华公寓出发,链接点进去看看:《》。

  小马立师的故事以后会说的,1920年代,他把家安好了,想着如何再搞个来钱快的项目,跑马已有跑马场,那就跑狗,家隔壁不是有块农地吗?

  1920年代地图告诉我们陕西南路、永嘉路一带多荒凉,那好啊,会动脑筋的商人一撮合,策划了跑狗赛,虽没赛马刺激,也吊胃口,其实对博/彩来说,赌/什/么/不重要,赌多大,赔/率如何才是正道。

  Canidrome ,跑狗场的名字,中文叫逸园。这个逸园跑狗场的名字如今在澳门还在使用。如下都是从字林西报找到的老照片,我们去比对了一圈关于逸园跑狗场和逸园饭店老照片,发现如下这一组应该是首次公布。

  跑狗归跑狗,中间场地可以踢足球,掷橄榄球,这里曾是1945年12月,驻沪美军举行的黄包车德比同城大赛终点站。链接点进去看看:《》。

  THE SPRING CHAMPIONS AT THE CANIDROME

  TYPICAL CROWD AT THE CANIDROME DOG-RACING TRACK

  Canidrome Celebrates Tenth Anniversary Tomorrow

  艳舞吗?绝对,逸园饭店舞台演出很丰富。好莱坞女团的广告打得也勤快,出场时的新舞蹈造型,让人开眼。The Six Blonde Hollywood Debutantes in a new pose. Shanghai has welcomed this new act at the Canidrome.1934-10-7。

  此地不俯瞰全景的话感觉不出大气势,复兴中路至永嘉路的茂名南路,之前未贯通为市政道路,由此可见小马立师的领地当年有多大。在复兴中路的路北一侧,一个教会作为甲方的公寓小区在逸园开园两年后兴建,她如今的名字叫陕南邨,之前叫King Alberts Apartments,用的是地名,没什么特殊含义,没考据人士什么事情。

  位于上海市黄浦区陕西南路151-187号,毗邻上海文化广场。1994年入选第二批上海市优秀历史建筑,1930年由天主教普爱堂投资建造并于同年竣工,设计者为比利时设计师列文。

  我们觉得用陕南邨会有错觉,但约定俗成了,如今的门牌号码和历史上不一样,大变小,一般是小变大。

  “小呀么小蛋饺”拍到的这幅画面,可联想的元素蛮多的,下雨天,梧桐树和陕南邨很配哦。陕南邨可以说是影视剧导演喜欢的故事发生地,《何以笙萧默》在此取了景,《蜗居》里的宋思明(张嘉译饰演)就住在陕南邨,邬君梅演宋秘书妻子。

  我们熟悉的“大沪繁花”最早的根据地也在此,链接点进去看看:《初心未改 繁花•陕南邨》+《繁花•陕南邨 不只是间民宿》。

  检索字林西报,发现旧上海海关的高级专员 E. Gordon Lowder,他在离开中国的前一年搬来亚尔培公寓居住。从如下新闻中,我们可以看到当年亚尔培公寓不集中在“邨”里,每栋楼有自己的亚尔培路门牌号码,洛德先生住在亚尔培路341号7室,那一年,他已经70岁,曾在上海担任很多重要职务,如斜桥总会总董、海关新关总会(Customs Club,89 Chapoo Road;1921年)总董、汽车俱乐部(Automobile Club of China)总董,也不再担任工部局的图书馆委员会和电影审查委员会委员职务。

  将上海历史风貌区里的老公寓做横向比较,也可以看到陕南邨的优秀,一梯两户,都是三面临空的大房型。在小区里,我们有幸遇到一位老伯伯,一问年纪,老伯伯今年虚岁90岁,面容和蔼,有问必答。

  梵/蒂/冈/城/国(Stato della Città del Vaticano)是世界上最小的主/权/国家,也是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国家。位于意大利首都罗马城西北角的梵/蒂/冈/高地上,四面都与意大利接壤,是一个“国/中/国”。

  老伯伯很清楚自己的小区情况,他介绍说,房型很好,三间大房、两间小房,大房分别是28㎡+20㎡+20㎡,还有两个储藏室,也不小,可以住人,最夸张的一个门户里住了五家人家,一般是三家。

  离开了陕南邨,马路对面的“汉源汇”关门谢客了,可惜。尔东强在上海市中心办文化的梦想因此没有了自己固定且长期阵地,实体店生意不好做,我很早认识尔冬强先生,去过他的老宅富民路61弄,现在是巨富大厦;去过青浦徐泾的老地主宅院,那里也已是别墅区;绍兴路汉源书店到期关闭、田子坊尔东强艺术中心到期关闭、汉源汇应该是租赁合同到期不再续租。

  Deke Erh, 生于1959年,祖籍中国天津,现居上海。据他自己介绍其父亲解放前在美孚石油的上海公司里谋事,香港著名的演艺人尔东升是他的亲戚,算是个哥。尔先生本人没读过大学,是个自学成材的摄影家,掌握了摄影这门1980年代算是奢侈的技术后学习徐霞客远行,成了旅行家和中国明清时代家具收藏者。1983年开始其职业摄影师生涯,曾先后为国内外许多著名杂志工作,发表了近千个摄影专辑,还结集出版了20多本大型摄影画册。

  从文化广场一路向西,交叉路口有陕西南路、嘉善路、襄阳南路、汾阳路、宝庆路、淮海中路和乌鲁木齐中路等,一路上,我们并不是一条道走直,到达目的地复兴西路44弄玫瑰别墅。

  下图,俯瞰复兴中路(汾阳路-宝庆路)。著名建筑物有黑石公寓、克莱门公寓、新康公寓、伊丽莎白公寓,我们称之为复兴中路西末端四大老公寓。其中克莱门公寓与陕南邨遥相呼应,都是一个类型的甲方出资,更准确地说是一种思路,靠募/集资金而建造,纯/收/租,以贴补教/会之公益。

  在嘉善路、复兴中路,我们看到了明园世纪城,商务裙楼+高层住宅,另加当地最豪华菜场。最近我们刚采访了老画家、美术设计师瞿凯先生,我么听他说了瞿家三代人在上海的奋斗故事,他本人从1990年代开始用胶片记录上海老洋房影像。他说,造明园世纪城,拆老房子的时候,他难过得不得了,这么好看的房子就此消失,下图。我们正在写《瞿凯的10年和100卷胶片:那些上海老洋房影像太珍贵》

  我们Citywalk行摄小分队顺着永康路去汾阳路,单行道,早年的马路菜场后来的酒吧一条街,新闻太多不赘述。2013年9月,永康路62弄三楼居民刘步荣给《解放日报》写信,被刊登,摘录两段了解一下历史:

  2009年前,这段路是一个马路菜场,脏、乱、差!那时,这里的居民一天从早到晚不敢开窗,因为到处闻到的是腥臭混杂的气味,听到的是叫卖声和各种吵闹声,活禽宰杀后的羽毛、烂菜叶等垃圾堆在马路上,居民是苦不堪言。

  今年3月的永康路酒吧街“泼水事件”,就是不堪忍受吵闹的楼上居民向马路上喧嚣的外国人泼水,差一点发生冲突。为这,街道领导亲自来和管理公司、酒吧沟通,协商如何化解矛盾,但问题是,这种“盯人”方式治标不治本。近阶段晚上十点钟,马路上的人是被劝进酒吧了,但等到十一二点甚至凌晨一二点钟又走出酒吧,各种国籍的人聚集在马路上大声吵闹。吵闹声绝不亚于当年的马路菜场,严重影响我们居民的正常休息。酒后的外国人甚至半夜吹起了唢呐,居民实在不堪忍受,就向楼下扔酒瓶子。

  一会儿,我们就走到了上海市第二中学门口,老学校,老校舍,此校舍的设计者为赉安,1933年10月7日,雷米小学校的新校舍建成开放,占地12亩。

  “小呀么小蛋饺”找到了老照片,航拍下的雷米小学校和隔壁的”小白宫“以及海关官邸、辣斐花园以及西区电话局相处和谐,链接点进去看看:《》,我们本想从襄阳南路原拉都路教堂穿进汾阳路9弄,事先踩点的时候,发现疫情期间通道关闭。

  此地大宅的相关报道,链接点进去看看:《汾阳路79号曾住过一个法国丝绸巨商大麦田Henry Madier 也叫麦地和万地 如今大宅开放收门票8元钱》+《》+《》,疫情期间,学校严格管理,也进不去。

  ”云间漫步“有着摄影师的灵活和机敏,当我们一边说市二中学的名人八卦,一边走过汾阳路79号小白宫南部围墙的时候,他已经去了对面拍摄了街口老洋房西餐厅,雨天,老洋房院落被洗刷得非常干净,也没有人,出片效果嗲的。

  市二中学出了个演艺明星胡歌,据说当年在学校里没多少同学觉得这小伙子帅爆天,2001年,他从该校高三(7)班毕业,2005年,他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系毕业。如今帅哥奔四了,帅叔。

  我们转到了复兴中路、汾阳路口,往西一路笔笔直,这一路,保存完好有特色的老公寓比起老洋房更有说头也有看点。

  在伊丽莎白公寓院落内,我们Citywalk行摄活动有了一次难得的歇息机会,也很快与院落内的料理主厨搭上了话,进而搭上了关系,很亲密的关系,加微信,大家吃了热情的蔡主厨制作的美味起司条,源源后来还将翁主厨拉进群聊,“小呀么小蛋饺”说,当时不好意思只品尝了一种口味起司条,以后要专门拜访,跟翁主厨学做料理,参加了前两次Citywalk的洲洲也说来取经,她在同济大学附近主持的文创空间正需要翁主厨这样的专家去指导。

  都市里的秘境,一家花店和一家Cooking Studio厨艺学堂,翁主厨说,她会带着来学烹饪的朋友从摘菜开始、上灶点火、先后投料到出锅、再造型摆盘,最后大家一起品尝、共度一段因为热爱烹饪而来的美妙时光。

  源源说,遇到有感觉的事和有趣的人,于旅行是一种收获,疫情期间,能在一起Citywalk真是一种缘分。我们第一眼看到翁主厨,以为是女作家陈丹燕玩跨界呢。

  伊丽莎白公寓,主要看她的外立面多变造型,三角的,半圆的,不离谱,纯因地制宜,在处理楼梯性价比上做到了最佳。如此丰富的现代建筑造型元素混合在一个立面,难得的。从空中看,伊丽莎白公寓如同一只蝴蝶,这是哪一位优秀设计师作品?

  黑石公寓,绕过,我们去克莱门公寓。下图是前几天一位朋友拍摄,她已经去黑石公寓顶楼露台打过卡。

  上图,街头写景画家陆军前不久画的克莱门公寓,黑白和彩色配得恰恰好。链接点进去看看:《》。

  悄悄地,我们进来了,门卫只是提醒不要进楼,但好奇心驱使,还是有人“溜”进去咔嚓一声折转身出来。

  湘枚拍摄的信箱,现在除了水、电、煤还有纸质账单塞到你家信箱里,当然,开车人最怕信箱里出现那熟悉的挂号信,交通违章罚款单。看着密集信箱,感叹一下,我们查阅到一篇博士论文,其中说到克莱门公寓是一梯三户房型,都是四室的大户型(曹炜:开埠后的上海住宅)。

  由此,我们也了解到当地四大老公寓的房型面积,除了新康公寓和伊丽莎白公寓有低于100㎡的小户型外,其他均为大户型,最大户型出自财大气粗的新康洋行,爱滋拉去世后,沙发(索福)舅子两人操作建造的新康花园有四面临空的大平层,曹炜博士测算出面积290㎡,而我们从地产经纪人那里得知,一层面积为200㎡(不含外廊)。

  可见在1930年初,复兴中路前身辣斐路,西段尾端,毕勋路(汾阳路)到宝建路(宝庆路)短段一段路,公寓楼作为新生的地产力量迅猛发展起来,为已是超级花园洋房社区带来了新客群。黑石也好,新康也好,克莱门也好,这三位将自己名字冠到了自己楼前,我们猜测伊丽莎白也是如此,可能是开发商夫人名字,待解。

  其中克莱门的事迹,我们最近正在整理,他的身份到底是不是法商电车公司大班?参与建造克莱门公寓的都是些什么人?

  还记得前些日子,在南京东路、江西中路东北角的原星火日夜商店大楼外墙清理时铲出了当年的公司名字,对,中国营业公司,雷文曾是创始人之一,因为与其他股东意见不合而出走,自己创立了普益地产公司。在上海开发和买卖地产方面还有一家叫鲁义士洋行,洋行大班鲁义士也从中国营业公司辞职,跳槽到普益地产,跟着雷文。而鲁义士和克莱门公寓有关系,且听下回分解。

  复兴中路、淮海中路口的鸿英图书馆隔壁人家,翻新了,大铜门,懂得自然懂。下图,从克莱门公寓看到对面宝庆路9弄双联宅,背景上两栋高楼分别为复兴西路卫乐精舍和麦琪公寓。

  一路走来,天公作了美,继续,我们去看复兴西路、乌鲁木齐中路口三大老公寓。

  对比一下下,复兴中路去复兴西路,过淮海中路,这个街口的1996年,还没有品字型、刚去世的赌王何鸿燊的楼盘“鸿艺豪苑”。拍摄者站在启华大厦,启华,取郭启棠和杜汉华夫妻两人名字中一个字组合而成,他们的儿子郭志楷操盘开发建造以纪念父母,姓郭的在上海最有名应是永安郭家,他们正是郭家的富二代和富三代。2010年,顶楼复式,郭志楷名下的开发商保留房出售,我们第一时间去看,未下定,错过,但也不可惜,商务楼里的住宅产权单元,很奇怪吧。下图,先前美国驻上海总领事馆那个开着的门。

  链接点进去看看:《》,第一棵树就在马路对面。下图,复兴西路上的白赛仲公寓,

  下图为复兴西路、乌鲁木齐中路口的白赛仲公寓,其实以前人家是个酒店式公寓 ,名字真意想不到,叫华达中西大饭店(谢谢Georges 覺凈老法师提供资料),著名的美国战地记者福曼曾无所顾忌地将自己的敞篷汽车停在酒店门口。赉安设计,隔壁麦琪公寓也是他们赉安作品。

  麦琪公寓比较有名,不多说了,楼下的小门面房曾经是季风书店,我以前住在附近的时候,晚上出来散步还经常会进去翻阅一下那个坐店的老爷叔有时对只看不买的顾客会翻翻白眼。麦琪公寓在上海老公寓里算是奇葩,一层一户,按照曹炜博士的测量,大平层,因为顶楼是复式,原始设计为九户人家,平均建筑面积为265㎡,博士思路和我们不一样,还是采用当地地产经纪人数据,因为最近有套在卖,产证面积为243.53㎡,卖出价为3000万。

  附近可钻的小弄堂有几条的,链接点进去看看:《》,在乌鲁木齐中路280弄内。

  我们Citywalk行摄活动小分队从文化广场、陕南邨出发,到复兴西路34号卫乐精舍(Willow Court),已费时二小时,卫乐精舍的名字很好听,公寓门前自带一个蛮大花园,少见,和大多数街边的老公寓有了区别,真正闹中取静。

  从复兴西路24号麦琪公寓到复兴西路34号卫乐精舍,明眼人一看就明白了。下图,当年躲在华达中西大饭店背后的卫乐精舍,没有空调外机的时代,怀念的,如同整治城市架空线那样,终有一天会规范外机悬挂。

  大台阶,杜绝了排水不畅可能引起积水,张爱玲《公寓生活记趣》里曾抱怨过,说的是爱林登公寓如今的常德公寓:

  梅雨时节,高房子因为压力过重,地基陷落的缘故,门前积水最深。街道上完全干了,我们还得花钱雇黄包车渡过那白茫茫的护城河。雨下得太大的时候,屋子里便闹了水灾。我们轮流抢救,把旧毛巾,麻袋,褥单堵住了窗户缝,障碍物湿濡了,绞干,换上,污水折在脸盆里,脸盆里的水倒在抽水马桶里。忙了两昼夜,手心磨去了一层皮,墙跟还是汪着水,糊墙的花纸还是染了斑斑点点的水痕与霉迹子。

  雨又开始下了起来,前后呼应,我们从文化广场、陕南邨出发,一路看了永康里、雷米小学校(如今市二中学)、汾阳路79号(可以二刷)、复兴中路1330号的斐恒医院旧址、复兴中路四大老公寓;过淮海中路看了复兴西路三大老公寓,最后到达复兴西路44弄玫瑰别墅,孙中山儿媳妇蓝妮故居在弄堂内2号。

  链接点进去看看:《》,有句说句,相比华亭路被永隆大厦遮挡部分光线的那一栋老洋房,蓝妮故居性价比更高。

  曾记得1995年,我跟着一位电视制片曾登门,接待我们的小姑娘姓孙,那时不知道老洋房是这么回事,记得她是交大毕业,做三维动画效果的工程师。仅此而已,她可能是孙家的第四代。查资料发现那时候,蓝妮也居住在此,我的印象中没有老太太的身影,那天去讨论制作方案和交底已是深夜时分,老太太应该在楼上休息了。

  在我们即将说结束语的时候,头子活络的“云间漫步”赶了回来,源源还以为他已离队回家了呢,原来人家独辟蹊径,当晚,我在群里呼唤大家发图,哈哈,“云间漫步”发来两幅照片,他去拍了两处老洋房,下图,透过宝庆路9弄铁栅栏,有趣。

  他还在玫瑰别墅马路对面拍摄了复兴西路99号。据说曾是大华医院院长金燮章私邸,金医生走路去上班很近,大华医院如今的五官科医院宝庆路分院,宝庆路19号。查历史,大华非如今的宝山大华,而是南京西路、南汇路的大华,当年南汇路叫大华路。大华=美琪,用的都是同一个英文字:Majestic。

  再次感谢来参加源源组织的第三次Citywalk行摄活动的老洋房爱好者,你们的照片那么出彩,期待第四次......

  再回到出发点,还是功课没做到位,记错了历史人名,比逸园跑狗场早几年建造的白尔登公寓(Beidun Apts)不是蒋介石居住过的地方,查资料发现张爱玲小时候住过,门头上有“1924”字样,和黑石公寓同一年。

  我对于声色犬马最初的一个印象,是小时候有一次,在姑姑家里借宿,她晚上有宴会,出去了,剩我一个人在公寓里,对门的逸园跑狗场,红灯绿灯,数不尽的一点一点,黑夜里,狗的吠声似沸,听得人心里乱乱地。街上过去一辆汽车,雪亮的车灯照到楼窗里来,黑房里家具的影子满房跳舞,直飞到房顶上(张爱玲在《我看苏青》)。

  张爱玲出生于1920年9月30日,她说的小时候应该是八岁多,1928年11月19日,逸园跑狗场开赛。看后面她的描写,感觉有点路冲啊。如今,白尔登公寓还在,吠声如沸,早已不存在了。

  原标题:《2020年6月21日Citywalk:从复兴中路文化广场、陕南邨出发去复兴西路卫乐精舍、玫瑰别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