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马论坛四肖选一肖

转战直播 跨界卖房 看旅游从业者自救背后的故事

时间:2020-11-09 20:0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十一黄金周过去了,温带地区包括我省旅游业一年的经营也基本定局。尽管餐饮、宾馆等行业同比恢复比较明显,但对于旅游行业的龙头旅行社或者旅游公司来说,还看不到多少希望。 当行业大船搁浅,记者采访的旅行社都表示没有裁员,有的还发放生活费、代缴社保。...

  十一“黄金周”过去了,温带地区包括我省旅游业一年的经营也基本定局。尽管餐饮、宾馆等行业同比恢复比较明显,但对于旅游行业的龙头——旅行社或者旅游公司来说,还看不到多少希望。

  当行业大船“搁浅”,记者采访的旅行社都表示没有裁员,有的还发放生活费、代缴社保。但从业者需要努力自救,他们在“别处”工作。

  庄淼(化名)在山东嘉华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嘉华国旅)工作多年。他已经是一位部门经理。“老板给我们交了‘五险一金’,但是经营停顿,发不出工资。”庄淼说。

  生活是现实的。庄淼的妻子和他在同一所旅行社工作,疫情的冲击,一家人一度断了收入。今年4月份,他在顺丰快递的领秀城网点兼职当起了快递小哥。

  在快递行业,庄淼是个新手。刚入行的新人要“跑小区”,就是给各个小区送快递。给写字楼送快递是老员工才能有的“特权”。“因为跑小区要逐个送货上门,比较累,一直都是新人干。”庄淼解释说。

  从在旅行社上班的“老人”到送快递的新手,庄淼的作息时间和工作方式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每天奔波于自己负责的小区和网点之间,挨家挨户收送快递。日复一日,上楼下楼,让习惯了坐办公室的庄淼感到非常疲累,体力经常跟不上。

  “每天我要6:00起床,7:20之前到达网点,马不停蹄地忙一整天,刚开始的时候,累得受不了。”庄淼说。

  快递网点的负责人鼓励庄淼适应环境。他说,新人入行送快递,一个半月是临界点,只要能熬过一个半月,就意味着适应了工作节奏和强度,可以长时间干下去了。

  6月份,正好坚持到45天的时候,庄淼接到公司电话,说公司将开发新产品,需要他的加入。没有犹豫,庄淼辞掉了在顺丰快递的工作,回到了旅行社。

  送了45天快递,庄淼赚了6000多元。他的心情很复杂。“和付出的辛苦相比,这点收入太低了。但总比在家干等着强。”他说。

  他妻子找了一份淘宝分销的兼职。在微信群内转发淘宝商品优惠券链接,通过微信为淘宝商家引流,顾客购买后她就能拿到提成。

  “她从三月份的时候就开始做了,而且做得不错,15天时间就升为‘团长’,收入比以前在旅行社时还高。”庄淼说。“但这个活不好干,得有耐心,时刻关注着手机,她也介绍了几个同事做,但都没能像她一样做起来。”

  据了解,嘉华国旅以前有员工500多人,现有员工200多人,兼职成了普遍现象。“快递、外卖、微商、滴滴司机都有。”庄淼说。

  今年40岁的宁雪(化名),是山东南山国际旅行社的一名导游,在行业里算是一个“大姐大”:从业已经16年,不仅资历深,而且有水平。她一直随身携带着导游证和赴台湾旅游领队证。她指着赴台湾旅游领队证说,有领队证才能带团赴台湾旅游,现在这个证件总数量有限,很难申请。

  她回忆说:“一开始大家觉得3月份以后疫情就会过去,但后来国外疫情又开始严重。我当时就想,今年的工作完了。”

  4月,宁雪放弃等待,开始在网上投送简历。直到6月,她找到了一份房产经纪的工作。“就是做房产销售。”她解释说。

  新工作并不好干。宁雪没有透露她每个月的具体业绩和收入,只是说“做得很一般”。她表示,以前在旅行社的时候,一切都得心应手,但在新的行业没有那么如意,压力很大,业绩和不少人相比有差距。

  刚刚转型遇到的压力,首先是心理压力。她说,同事都很年轻,很多只有二十多岁,不仅有拼劲、有热情,工作经验也比她丰富。

  以前行业里的“大姐大”,现在年龄成了包袱,宁雪感到很失落。她说:“也许是我习惯了排在前面的感觉吧,落差感很强。比你年轻很多的人已经在这行工作了四五年,业绩也要好得多。”

  宁雪是个要强的人,业绩的压力是显而易见的。“领导看我这么大年纪了,也不好意思说什么,但是我自己心里都有数。”她笑着说。

  “我曾经和现在的老板说,干了16年导游,来到新行业,不可能马上就转过弯来。但我会慢慢调整,全身心投入。”宁雪说。

  新工作也有好处,不用在城市间飞来飞去,不用熬夜,宁雪过上了规律的生活。她的朋友圈已经看不见旅游产品的推介,开始频繁出现健身房打卡和晒娃的状态。

  回忆起以前的工作,她可能还有点留恋。她比较着说:“旅行社的工作环境很单纯,就是定路线、带团,把客户服务好就行,现在的环境比以前要复杂,需要一段时间去适应。”

  记者问:如果疫情转好,会不会继续做导游?她连连摇头,坚决地说:“我再也不会做导游了。”

  她认为旅游行业太脆弱了,这是她选择离开的主要原因。“疫情、外部环境的变化,一点风吹草动就会让这个行业遭到重创。我已经这个年纪了,经不起这种折腾了。只想找一份安稳的工作,一直干到退休。”

  领队证快要到期了,如果不续期就会被注销,但她并不打算续期。“就是为了绝了自己的念想。”

  资源整合、服务意识和口才,是导游的特长。不少人转向“线日上午,泰安市导游协会会长谢方军在曲阜“三孔”进行了一场抖音直播,获得打赏收入115元;通过给泰山豆腐干、平阴玫瑰花茶等特产带货,拿到100多元的提成。

  谢方军今年52岁,是有16年导游经验的金牌地接导游,他选择转战线上——做抖音直播,推介泰山、“三孔”等景点。他说:“旅游直播主要的服务对象是那些有出游打算的人,让他们提前对景区、景点有个直观的了解,然后再决定要不要去。瞄准的是游客出游前的需求,应该会有很大市场。”

  做直播,收入和粉丝量直接关联。6月份,谢方军开通抖音账号,目前有4.9万名粉丝,“已经能够养活自己了。”他说。

  但涨粉的过程漫长又煎熬。谢方军在微信朋友圈里详细记录了粉丝量变化情况:7月3日,251粉丝;7月13日,779粉丝;7月24日,5042粉丝;8月1日,7260粉丝;8月7日,1万粉丝;8月31日,2.9万粉丝。

  “开始的时候,直播间里只有几个人,还都是亲戚朋友,每次直播前我特别抗拒,太受冷落了。”谢方军说,“只能咬着牙,慢慢熬。”

  谢方军用“逆水行舟”形容涨粉的过程,必须长期坚持,不能中断。“‘十一’期间的8天,我因为带团没有直播,教训立竿见影,原本直播间同时观看人数能达到1000人,节后只剩了三四百人。现在我还在补着这些‘旧账’,按时规律直播,最近观看人数在慢慢回升。”他说。

  “前几个月一直是赔钱的,因为要购买直播设备,还要自己出交通费。这个月才开始挣钱,挣了4000多元。”谢方军说。除了设备的投入,谢方军还要花费很多精力去学习音视频拍摄、剪辑的知识,这对年过半百的他来说并不容易。

  尽管经营得很辛苦,但谢方军认为旅游直播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直播做得好的,收入可以远远超过在旅行社做导游的收入。”

  他说:“泰安地区导游张娟是做得最成功的,她的抖音号‘泰山娟姐’粉丝数量有60.5万。”

  山东观光国际旅行社(以下简称观光国旅)的工作人员孟祥彬没有找过兼职,一直在旅行社里忙活。“就是退费,7月之前除了给以前顾客订单退费,也没别的活。”

  他说:“我三十多岁了,不想折腾,旅行社的工作是我最熟悉、最擅长的,让我再去找个公司上班,做些文字之类的工作,我不会,也不想。”

  公司今年经营受冲击很大,1-3月份正常发放工资,4-6月份每个月发基本生活费、缴纳保险。

  “老板为大家缴保险,是想给大家留个位子,算共渡难关。等情况好了,希望大家能再回来。”孟祥彬说。

  他所在的旅行社规模不大,员工有十多个人,同事们大多都有兼职,有人卖化妆品,有人卖保险,有人送外卖,还有的人做电话销售,但没有人真正离职。

  这些在“别处”工作的不仅承担转型的压力,还有“尊严”。记者联系过不少采访对象,有的直接拒绝,有的简单说几句就打住话头。

  孟祥彬的一位同行,选择做电话销售,但是只做了两三天就回到了单位。他说:“实在干不下去了,太伤自尊了。电话接起来一句话没说完就被挂了。”

  宁雪仍然会定期、按时参加前同事们的聚会和活动,“聊的也都是旅游圈的事”。

  她的朋友主要做境外游,从业十多年了。疫情前,他每月都有1万-2万元的收入,妻子在超市做售货员,每月有3000多元的收入,孩子上小学,一家人在济南买了房子。

  境外游停摆,没有业务就没有收入,每月6000多元的房贷成了沉重的负担。上有老,下有小,生活重压之下,他去当仓库装卸工。

  装卸工作每天劳作三个小时,每小时能赚150元,但他只在晚上工作。“因为怕见人,觉得抬不起头来。”宁雪解释说。

  “有次我们聚会的时候,他喝多了酒,号啕大哭。干我们这行,其实自尊心是很强的。虽然是服务行业,但是平时都是坐飞机、住酒店。外人看起来很光鲜,自己也觉得很有职业认同感。去从事一份新的职业,一切从头开始,挺难的。”宁雪说。

  “太难了,简直是煎熬。”回忆起刚刚做抖音直播的日子,谢方军感慨地说,“我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思考。对于我这种小有成绩的人来说,开启一个新领域,需要把所有东西都放下。我是金牌导游,但在抖音上却没人认识我,很难受。”

  有时候看到刚刚入行的年轻人,宁雪就想对他们说点什么。“我很想告诉他们,导游不是想象的那样光鲜,这个行业太脆弱了,但又不好打消他们的热情。”

  观光国旅青岛分公司的导游刘伟认为,以前旅行社营销只注重“销”,但是忽略了“营”。刘伟说的“营”首先指的是顾客对他从了解到信任的过程。

  2019年9月,刘伟在喜马拉雅有声电台开通了原创栏目“细说日本”。这是一档纯粹的知识分享栏目。“我只单纯向听众介绍日本的文化、旅游特色以及游玩和省钱攻略,从来不在节目里推广有价产品或者线路。”刘伟说,但栏目的引流效果很好,他的客户有80%都是粉丝转化而来的。

  他说:“曾有个粉丝加我微信请我定制攻略,直接就转了2000元定金。我问‘不怕我是骗子吗?’,粉丝说‘哪有骗子费那么大劲做了200多期节目才骗钱?’。消费者都很聪明,从了解到信任有个过程,而这个过程,就是‘营’”。

  “细说日本”在今年疫情期间吸引了不少粉丝。“疫情刚来那会儿,粉丝最多的时候有8万多,因为大家都出不去,有时间听,听了就‘种草’——想在疫情过去后去日本自由行。后来,全球疫情越来越严峻,很多原来抱有热情的粉丝比较失望,感觉‘没有拔草的机会’,听众就减少了。”刘伟说。

  现在刘伟的粉丝还有6万多人,境外疫情仍在起伏之中,境外游开放节点未明。刘伟一直在为旅游市场的恢复做着“营”的准备,他除了继续运营“细说日本”栏目,还经常在朋友圈里发布自己拍摄剪辑的短视频,都是各种优美的风景,有日本的,也有他的居住地青岛的。

  “营”还指对旅游产品的打造。刘伟说,线上平台对他启发很大。比如美团,从餐饮到娱乐都是“散装”模式,用户可以从“外卖”这种最小单元进行选择,然后再考虑选择电影院、景区门票等,合在一起就是他一天当中的消费动线,完全是自主选择的“拼盘”。“我想,自由行也应该采取这种‘自助餐’模式,我们备好料,让客人自选。”

  刘伟准备在“定制自由行”的方向发力。“就是根据游客需求,为游客定制行程计划,从机票、酒店预订,到城市之间、景点之间的公共交通,到购物商圈、餐饮娱乐休闲,再到更深入的文化体验。服务价格从1000元到2000元不等。”

  现在,刘伟正考虑把山东全境游打散成各种“一日游”的可选菜单,为每个主要目的地设计一整天的活动。“比如客人在济南的一天怎么安排,吃什么,看什么,都是特别‘土著’的安排,让客人觉得像找了个老朋友带他玩一样,有烟火气,也是很多自由行客人最想要的效果。”

  刘伟说:“只要客人抵达目的地,我就开始‘跟单’服务,通过微信群在线解决客人的问题,让客人有种‘找我就够了’的放心。”(报道指导:飞)(于新悦 李轶群 刘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