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08香港牛魔王四肖选一肖

美式“战呼”的理论与实践中招了么?

时间:2020-12-19 18:16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国会国防战略委员会委员Mahnken上周发一篇报告《有选择披露:应对大国竞争》,系统阐述了美式战忽的理论体系、典型案例和未来建议。摘录看看,中招与否? 美式战忽,也叫有选择信息披露,就是有意透露一些信息+隐藏一些信息,无论真假,目的是增大对方的不确...

  国会国防战略委员会委员Mahnken上周发一篇报告《有选择披露:应对大国竞争》,系统阐述了美式“战忽”的理论体系、典型案例和未来建议。摘录看看,中招与否?

  美式“战忽”,也叫“有选择信息披露”,就是有意透露一些信息+隐藏一些信息,无论真假,目的是增大对方的不确定性、决策的复杂性,要么激起对手做啥事,误入歧途,浪费资源和时间;要么组织对手做啥事,战时处于劣势和下风。

  当然绝对不是一个名嘴对外随便说说,其实历史悠久,有着复杂的理论体系和实践案例。

  二,战忽必须瞄准一个具体的对手,我们感兴趣的对手,而且了解对手的野望、优势、短板、喜好和倾向性,这是战呼得手的前提

  三,过程中我们掌握足够信息,随时了解战呼对象的反馈,这样才能随时评估战呼的效果,调整策略,或者至少要避免和控制战呼带来的对美军自己的负面二次效应,避免失控或者不期望的结果。

  四,战忽经常被忽略的一个问题是:竞争双方其实都只有有限资源,都有自己的一套官僚体系,有自己的喜好、文化、倾向,最后导致战呼的结果大相径庭;另外,如果一套战呼,连自己的官僚体系和军队都忽悠不了,自然也难以忽悠对手。但对自己官僚体系有用的,也不一定对手有用,文化差异,这一点要注意。

  五,战忽都是有时效性的:即不仅要考虑拿什么战忽?还要考虑起止时间,何时见好就收,而且是一种基于时效的互动。

  六,透露+隐藏相结合。不仅要知道战呼哪些内容?何时?什么样的渠道?也要注意隐藏哪些信息,二者相辅相成。有些是可以作出的,有些事按照既定标准流程自然产生的,比如对一些项目的保密。隐藏能力可以延迟对手的反应,展现能力可以激发对手的反应。

  七,最后,战忽的实施主体和对象都是人,是一种群体与群体的互动过程,结果和进程可能是实现无法意料的。战呼无论是展现还是隐藏,都是很复杂的过程,一定要综合考虑。比如隐瞒会带来财务和运作成本。通过公开演讲、阅兵、新闻、对外部署、对卫星的有意暴露、防务展上的展示、故意的泄漏,也会因为各自的官僚体系和组织文化不同,让战呼的过程比较复杂,产生一些意想不到的,或者你无法控制的副作用。包括自己一方也是,尤其是武器系统的研发涉及不同的利益群体,他们的反应都会各不相同,使得统一行动变得很困难。比如,政客和高级领导希望公开以获得声望(比如普京和川普都曾说自己有很牛的导弹),科学界也会呼吁公开交流,军火商也希望公开宣传有利于未来出口;而安全口倾向于完全保密;至于军方则希望保密其能力,但公开其装备实用信息,为后续训练配套部署做准备……。只有在国防部长及以上这个层面才能平衡。

  一,正常模式:即从项目已开始就是大部分信息公开的,研发的进度也是可以查询的,就像现在很多项目一样,那么在对手开来,这就是一个很好的目标,对手可以比较从容地开发自己的类似或者反制能力,但是因为无法及时获得足够多的细节信息,一般对手会在研发/反制上存在延迟。

  一个标准模式的,除非对方有非常成功的间谍活动,否则只能用慢半拍的模式追随,不仅付出不菲的代价,而且始终慢半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军的B-1“枪骑兵”轰炸机项目。

  1960s年代,美军宣布的B-1是结合了B-58的速度和B-52的载弹量,能超低空突防的轰炸机,能突破当时中高空雷达、导弹、截击机为主的苏联防空体系,压缩对方的发现距离和反应时间。同时让苏联在防空体系上花更多钱。

  因为美国人发现,从二战后到1960s年代,苏联花在放空体系上的钱比花在核武器上的多。即使是到了洲际导弹问世后,苏联花在放空体系上的钱高达军费的15%,相当于红海军的预算。

  正是因为苏联表现出极其强烈的本土防空的欲望,美国决定进一步加大这方面的压力,比如让B-1具备核武器投送能力,将进一步刺激苏联加强防空系统。

  于是最终胜出的B-1A方案具有2.2马赫的高空速度和0.85马赫的低空速度。但B-1a成本高昂。尤其是后来有了AGM-86巡航导弹,以及隐身技术的发展,让B-1a只建造了4架原型机就在1977年下马。

  但1981年又启动了新版本的B-1b,1986年IOC,1988年空军装备了100多架,强化低空和战术打击能力。核打击能力也在1990年被取消。参加了海湾战争和后续的反恐战争。

  B-1就是一个公开模式的范例,成功撬动了苏联的防空体系升级,包括更密集的雷达网、预警机、截击机的下视下射能力、新的防空导弹系统。甚至还有模仿B-1的图160轰炸机。正反两面的撬动作用还是很明显的。

  二,保密模式:就是减少项目信息的泄漏,让对手措手不及,延迟其反应,达到未来的时间差优势。有些是从头到尾都是保密的,有些启动的时候公开随后就转入幕后,直到大规模部署,形成战斗力,甚至首次作战时才曝光。典型的就是美国的“隐身”技术。这些需要从一开始就自顶向下的决策和措施。1991年海湾战争曝光的碳纤维“电网杀手”巡航导弹,击毙时曝光的隐身版“黑鹰”直升机。

  保密的程度也不一样,完全保密,进展曝光但能力保密,部署前保密或一直都保密到退役以后。比如诺斯罗普的“隐身战场监视实验飞机”BSAX,代号Tacit Blue,从1982-1985年间飞行了135次,验证了隐身飞机的可行性,退役10多年后的1996年才得到承认。

  对手一旦得知保密项目,不一定会马上有反应。因为早起不确定性太多,信息太少。可能只有发现已经步入确定的研发程序,或者感觉威胁很大后,才会采取行动。但也足以延误其响应时间。比如,俄罗斯的Avangard高超音速武器,2018年3月曝光,2019年12月就宣布投入使用。

  他们是冷战时期战略竞争的一部分。公开B-1是让苏联人误入歧途,在防空体系上乱花钱,还获得虚假的安全感,而保密的B-2则是真正的杀手锏,可惜没用上。

  首先五角大楼的分析师注意到,历史上,苏联一直吧捍卫国土安全放在首位,他们部署了强大而复杂的防空体系,还在被动防御和民防上花了很多钱。

  1987年的国防部长卡丝珀 温伯格估计当时已经让前苏联花了1200亿美元,进攻型武器的预算被削弱,经济也被拖累,降低了莫斯科威胁美国的能力。

  为了发展隐身技术,美军首先是减小rcs,就是F-117A。这是从1970s空军的技术探索开始的,然后引用到飞机上。

  1975年,DARPA开始概念研究,年底洛克希德和诺斯罗普分别获得150万美元启动合同。

  1980年大选中,国防部长布朗忍不住透露了这一技术,让研发团队非常震惊,赶紧想办法灭火,让外界以为只是个“技术研究”,不承认已经量产和准备。但很快就要掩盖量产和部署带来的大量预算数据。

  F-117部署后,迫使苏联加倍防空体系的升级,每年的预算居然增长了8%,用于新的雷达、导弹和截击机。

  对B-2的能力保密时重中之重。以至于整个研发的优先级以此为:保密第一,性能第二,进度第三,成本第四。随之带来的保密成本占到了B-2研发成本的10-15%。

  中间也有插曲。比如,1981年FBI发现休斯公司的一个工程师把B-2的机载低可截获雷达的信息卖给了苏联人。随后国会议员认为保密涉嫌腐败,迫使空军1986年公布B-2的项目和预算情况。1983年纽约时报也报道了一种隐身飞机的存在,1986年一家玩具商甚至出售所谓“F-19隐身战斗机”模型。

  即便如此,B-2还是在1988年首飞,此时外界还在震惊F-117的公布。

  与此同时,美国也在千方百计刺探苏联对隐身飞机的反应。比如,苏联电子工程师阿道夫 托尔卡切夫,作为苏联Phazotron雷达设计局的首席设计师,在1977-1985年为美国提供了大量信息,让美国人在1984年的一份报告中评估得出:苏联在1970s没有隐身计划,但有一些早期研究,最早1990s才可能部署。同时,虽然苏联知道美国的隐身计划,但受制于雷达技术水平,未来10年内,苏联的防空系统都无法有效对付隐身飞机。——这些都有助于此次战呼计划的成功。

  三,选择性披露模式:它用可以暴露的一种新能力,激发对手的反应。有些是在实际装备和部署前展示,在一定的时机吓阻对手,实现战略企图。有些永远都不会部署,存粹是让对手误入歧途,浪费资源。

  还有就是对一些对国家安全有价值的新型科学领域公开展示出兴趣,例如量子物理学,有可能触发对手昂贵的研发响应。这种方式可能并不涉及新能力的展示,而就是误导,刺激投资,造成对方内部的不同技术方向之间的争斗和混乱,投入产出比更高。

  再就是对一些的确在做的新能力进行公开演示。可能这个新技术永远都不会部署,但会刺激对手的期望,促使其也投资。尤其是夸大当前的进展,适当透露未来可能的新战法,以及未来的意图,会进一步让对手焦虑和兴奋,为了赶超,会投入更多资源。这种可以是某个保密项目的突然公开一点点,或者启动某个标准模式项目。

  比如“狂暴行动”演习展示B-52轰炸机击沉退役登陆舰;2018年Rimpac演习,陆军展示用集装箱式的NSM导弹打击海上目标;最近的EA-18“咆哮者”电子战飞机演示控制两架无人驾驶的“咆哮者”作为僚机。同样,德黑兰历次演习中展示击沉大型航母模型也是一个套路。

  还有一种就是把对手带入“死胡同”。例如美国人发展出高空高速飞机计划后,如如3马赫F-108截击机,A-12战斗机,XB-70轰炸机,迫使苏联和退出了两个非常昂贵的项目分别作为仿制和反之,米格25和SA-5导弹。结果美国人那三个都取消了,苏联的却部署了。代价是有点和缺点都很突出,反而无法适应低空的B-52和B-1。不过这种模式,战呼的时机很关键。早了,对方不上当,晚了,对方也知道这是个死胡同。时机很关键。

  作为美国导弹防御计划的一部分,1983年-1984年进行了HOE实验,测试动能在弹道导弹重新进入大气层后的拦截能力。

  第四次试验中,官方宣布试验成功,动能成功释放、跟踪、摧毁了目标。其意图是证明对洲际弹道导弹的拦截是可行的。

  实际上,该系列实验是“星球大战”计划中战呼部分之一。当时只要距离目标足够近,实验人员会直接遥控炸掉目标导弹。

  第四次,结果也没有用自毁,而是想办法点亮了目标上的信标,让的红外传感器更容易发现和锁定目标。

  其次,苏联会发现美国人的技术不成熟,发现美国人是纸老虎,推翻对美国人的技术优势的认知——毕竟战略武器试验,大家都能监测到。

  最后,这个战呼计划后面的投入太大,还不如把这个资源用在别的地方干点正事儿。

  尽管如此,这个HOE试验已经对苏联领导人产生了显著影响。用当时苏联大使阿纳托利 杜布林宁的话说:“我们的领导人相信,美国拥有巨大的技术优势。于是把里根总统的声明当成真正的威胁。一场昂贵的战略导弹防御军备竞赛,会拖垮苏联的经济。于是,苏联领导人逐步推出这场军备竞赛,关注于国内经济困难。此外这个项目还暴露出苏联在计算机和微电子领域的落后。

  有时候几个模式可以组合使用。比如正常模式的B-1就和保密模式的F-117/B-2引起使用,把前苏联防空体系彻底带沟里去了。

  二,人家的官僚体系会怎么反应?千万不要拿自己官僚体系的模式去套人家。同样一块石头,扔到别人池塘里的反应可能是截然不同的。

  四,人家作出反应所需要消耗的资源?可能微不足道?可能比你战呼的资源更少呢?

  五,自己做出下一步反应的能力和速度如何?比如,你当年吹过的牛,结果人家搞出来了,你自己还没搞出来。

  1,透露一个已有的已经装备和部署的新玩具:这将迫使对手重新评估军力平衡,让对手心里麻爪,并且一定会猜想曝光的只是一部分,是否还有别的未曝光能力,打乱对手的心态和计划。比如像PLA在历次阅兵上曝光的那些武器。

  2,透露一个基于老装备的新战术:也是迫使对手重新评估,加强威慑力。比如最典型的就是B-2带着多种远程战术反舰导弹或者LRASM在某海峡附近飞行展示对海上目标的快速打击能力。大型飞机展示自己的空对空防御自卫能力,无人机群能力,也是一样的。

  3,炒作嚷嚷要开发一个尚不存在的新能力(有些可能永远都不会实现)。这些将使对手的评估复杂化,打击他们的信心,造成威慑。例如,一种可以打破现有军力平衡的突破性技术,尤其涉及进攻、防御、隐身、探测等方面的。一些对某个新科技领域的炒作也是可以的,尤其是那些外界知之甚少的,会制造巨大的不确定性和成本。比如,普京在2018年3月1日国情咨文里播放的那些动画片。

  4,透露一种需要很久才能实用的新能力。但是要装作自己很容易实现,很快就要实用的样子。这样会加速对手的焦虑和恐慌,加速赶超,加速就会比正常浪费更多的钱和资源。例如,自主技术,高超音速,能量武器等等。

  5,透露一种已有的,但其实走入死胡同的新能力。这很好好理解,自己既然掉坑了,何不让对手也掉进去呢?充分发挥其沉没成本。国防部DARPA和各军种实验室手里有大把的项目可以干这个事情。忽悠一个算一个。比如,虽然“地效飞行器”WIG已经走到了尽头,但苏俄仍定期透露出其对WIG的兴趣。

  6,隐藏一些与预期不同的新能力,不管是超出预期,还是达不到预期。这样都会增加对手的不确定性,或者让对手按照原有预期评估,一段时间后,就会造成“误入歧途”或者“吓一跳”的效果。

  一方面,我们对自己能力和局限性要有深刻了解。对未来的自身发展走势也要有深刻链接。相比之下,我们对对手的的这些了解是相对不足的,不对称的。

  决策者需要决定:何时?如何?想对手展示什么能力?同时隐瞒那些能力?持续多长时间?不能全是隐藏能力。隐藏能力可能在未来的战争中让对手措手不及,但也不能总是隐藏。恰到好处的适当披露,也能激发对手的反应,让他们误入歧途,浪费资源,也是一种重要措施。就像里根总统的科学顾问乔治 基李沃斯说的:“黑计划是没有威慑力的。”There’s no deterrence in a black program.

  有些战忽是刻意的,有些则是标准程序自然产生的。比如国防预算和采购计划的信息披露。或者说一些既定的保密程序。

  但是保密也是双刃剑,也会给自己带来成本和作战代价,比如F-117前几年的保密成本非常高昂,从文件、研发人员、基地、新闻媒体等等,都要特殊安排,尤其是现在卫星满天飞,人人都有带定位功能的智能手机,还有大量业余军事分析人员和军迷。

  过渡保密的第二个代价,不利于新能力融入整个作战体系。不如法国人1860年就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研发了一种早期弹巢机枪mitrailleuse,因为太保密,造成了随后的普法战争中无论是装备数量,还是战法战术都跟不上。如今先进装备与体系的关联越来越紧密,过于限制直系范围,会让后续的战术制定、人员训练、维修保障、体系协同都带来问题,反而影响战斗力的形成。

  反过来,适当公布,也能不战而屈人之兵。如苏联人早就装备了全自动的核武器控制系统Dead Hand系统,即使通讯全部断绝,人员死光光的情况下,也能确保绝对可靠的核反击能力,但苏联人选择不公布它,威慑力大大减弱。而美国人把自己的地球同步轨道卫星监视系统GSSAP公开了,迅速遏制了苏联人对天基础卫星攻击技术的狂热。

  展示对其关键目标的足够的打击能力。这样将迫使对手怀疑自己的核心平台或者武器系统的生存能力,在高价值平台的研发上犹豫。同时让对手建设越来越复杂的防御体系来保护那些高价值目标。

  展示对其境内腹地目标的广泛的打击能力,让他们担心自己本土的高价值目标易受攻击。这样他们会把更多资源投资在本土防御上,减少在其周边或者境外的力量的投资,减少进攻型力量的投资,美军的压力就越小。

  展示对其战略核威慑力量的打击和对抗能力,尤其是对其战略部队、核力量指挥控制通讯系统的打击,这样让他们投入更多资源在战略威慑和二次打击能力上,而减少常规力量的投资。

  抓住他们最焦虑的的东西。如,什么东西能让其巨额投资的弹道导弹力量失效,以及什么东西能破坏他的集中式的指挥控制体系,将会引起对方的高度关注,放大战呼效应;

  利用其“美国技术更雄厚”的根深蒂固的认识(如,人家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这将放大一些新技术、新概念战呼的扰动作用。而且可以通过其内部透露出来的探讨、辩论、立项投资情况予以佐证。

  重视那些对手内部存在有路线分歧的领域,你的任何战呼,都会得到潜在获益一方的积极响应,在内部提高其可信度和放大其效果。假如你能周期性轮流鼓动分歧领域的不同势力的左右互搏,就会让对方陷入长期的路线分歧消耗中。比如前苏联的航母。

  一些需要很长时间很大代价的领域可以考虑公布,一些容易获得、优势稍纵即逝的领域可以考虑隐瞒,如电子战、密码破解等。

  作者是国会国防战略委员会NDSC委员,约翰霍普金斯大学SAIS研究院教授,CSBA总裁,曾在国防部参与起草2006年《防务评估》,2008年《国防战略》。供职2014年国防小组,2010年四年防务评估小组,DoD情报能力委员会,DoD网络评估办公室,海湾战争空中力量调查委员会。2009年获国防部卓越公共服务奖,2016年海军部高级平民服务奖。

  首先,30年不设防的假日已经结束了。把战呼重新作为一种长期信息战略,自上而下恢复起来。比如,需要改变冷战后《信息公开法案》以来的有关信息充分公开的做法,让对手轻松获得那么多信息。2020年有关机构已经考虑在每年提交国会公开的军费预算案中进行信息裁剪,改变“不设防”的现状,这是一个好势头。

  其次,加强对战略对手的信息搜集和分析工作,至少恢复到冷战对苏的水平,这是开展战呼和反被呼的基础。

  冷战期间,美国高度重视战呼,尤其是加强对苏联的了解,联邦机构和各种资产基金会都采取各种项目来积累信息资源。比如,福特基金会发起一项计划,加强培养对苏联的战略研究专家。而政府则搜集和翻译了大量的苏联军事文献,并把这些翻译后的文献广泛共享。而美国的情报机构则进行了一系列高风险的行动来进一步了解和分析苏联的决策过程。这对于美国制定成功的对苏战呼很有好处。

  时至今日,对俄对华的工作大不如前,哪怕现在这些国家比前苏联开放地多。例如,苏联关于未来战争的文献都是保密的,而中国的类似书籍在书店就能买到。当年政府翻译和发布了大量有关苏联的军事学说著作,而目前关于中国的讨论仅限于一些精通普通话的一小撮国防分析专家。更令人震惊的是,即使是面对苏联的继承者俄罗斯,我们的对俄军事智力资源也急剧下降,出现了危险的盲点,缺乏连贯性,以至于出现反复的战略意外。

  目前的竞争不同于冷战。冷战时苏联的经济规模只是美国的一小部分,而且受到先天性经济失衡和技术积累不足的困扰。所以,当时美国很容易在各个领域激起竞争,带来极其不对等的投入产出比。而这种做法已经不适于21世纪的大国竞争,对方经济体量很大,而且在信息、科技等方面相当可观,要寻求合适的投入产出比可能不容易了。

  但冷战的经验表明,很多方法可以进行选择性的公开一些信息,选择性隐藏一些信息,以获取战略优势。只是选择更难,更谨慎。

  好吧,看来美式“战忽”不简单。很多门道。另外,默虹看来,也许这篇文章也是战忽的一部分哦!或者说要经费的一部分?仅供参考。